名校推免生比例“攀升” 普通高校大学生向上之路是否越走越窄

2019年11月25日   来源:中国产业播报

 

 

 

在得知自己报考的专业已经预录取7名推免生后,正在紧张备考的大学生邵俐蓉内心有些“慌了”。

 

“机会又少了一分。”按照邵俐蓉之前多方打听的信息,不少学校的招生人数是参考前一年实际录取人数初步拟定的,推免人数的不断增长就意味着统招名额进一步被压缩挤占。

事实上,在屡屡刷新人数纪录的研究生报考大军中,为此苦恼的考生不止她一个。考研名校竞争日趋激烈,伴随名校推免生比例“攀升”,有人更换了学校,更有人自暴自弃不再复习。各大高校的贴吧里也不乏“太坑了”“压力山大”“没希望了”的说法。

由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19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同样指出,“部分名校推免生源中,本科毕业于‘双一流’建设高校的学生占比较高,意味着普通高校学生通过推免进入名校的机会相对较低”。“接近八成考生认为推免比例提升对于考生不公平”。

“我们的向上之路是否越走越窄?”在还未打响却已硝烟弥漫的考研战场上,一些普通高校大学生充满疑虑。

 

考不上好一本等于人生定局?

 

李涛(化名)是安徽一所民办本科院校的大四学生,早在去年12月,他就给自己定下了报考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的目标。

在这个年轻小伙的自我认知中,家庭条件一般,又遭遇高考失利,“只有考研才能在今后的城市竞争中不掉队”。

最近半年来,他每天早上4点半准时起床,到自习室占位背书、刷题,常常到晚上12点才结束一天的复习。困了,他就站在墙角背书,逼迫自己清醒一些;感到焦虑和沮丧,就告诉自己,准备考研的过程是人生蝶变之路。

这期间,也不断有人提醒李涛,相对学校的层次,“目标太高了”“要考虑自己的上限和天赋”“就算笔试过了,还会存在‘本科歧视’等问题”。

每当这个时候,李涛都会反驳,“上限是骗人的,信念一定比天赋更重要”。

备考途中,邵俐蓉遇到了相似的问题——对自己第一学历不自信。

 

邵俐蓉原本是一名专科生,抱着提升自己的想法,去年通过专升本考试后确定了考研的目标,报考专业也从专科时文秘学、本科时的汉语言换到了自己感兴趣的哲学。

这样的“多跨”考研无疑难度更大,但邵俐蓉愿意挑战自己,也安排了详尽的复习计划,可在前期选学校时,她还是不敢选的太高,“害怕不现实”。

邵俐蓉说,自己通过了英语四六级考试,成绩在班级一直排在前列,但在选择目标院校时,仍然会考虑这所学校的推免人数以及对于第一学历的看重程度。即便经过多方斟酌找到了最符合自己的选项,但最近得到的有关推免的信息,又让她觉得“心里没了底”。

“目标太高,害怕别人说你自不量力;目标太低,又会被人嘲讽不如不考。”一位正在准备第三次考研的湖南考生也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一些普通院校的考研圈子里,正式报名前,报考院校或许都是“不能公开的秘密”。

 

现实真的如此残酷吗?来自甘肃庆阳一所地方院校的杨蓝(化名)说出自己的经历。

“2018届考生,报考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初试316分,排名靠前,复试笔试也是10多名,却因为面试和突然‘空降’的调剂生,错失了读研的机会。”杨蓝说,自己或许就是别人口中的“炮灰”,走完流程,却只能成了重点院校毕业生的“陪跑”。

从大二下学期开始,杨蓝就准备考研,每天6点起床前往图书馆,有时连午饭都是在图书馆门口吃泡面。最难的高数刷了3轮,其他科目也在认真准备,离开图书馆时,光资料自己都分了两三次才搬完。

与此同时,她还结合自己的专业,参加了第六届全国大学生电子商务“创新、创意及创业”挑战赛全国总决赛、第二届“中国创翼”青年创业创新大赛,斩获了奖项。

 

杨蓝根据老师和同学的建议几度更换目标学校,从中科院到西交大再降到后来报考的国内某重点大学。但最终的结果仍然让杨蓝失望,甚至让她觉得,“高考考不上一个好一本,人生就会成为定局”。

来自西北师范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唐勇持有不同观点。今年考研,他报考了老家的一所双一流大学。

唐勇认为,扎实复习就能多几分把握,除此之外,做事踏实、执行能力强,对所学专业感兴趣,并且能积极参与学校开设的实验课程、实习实践,锻炼自己的动手能力,就具备竞争优势,不必对考研抱有太多顾虑。

这份底气,来源对自身努力的认可。唐勇说,刚进校门,自己就在实验室找到了学习乐趣。与此同时,学校还安排大家在一些高校车间、企业进行实习,让自己对所学专业了解更深,定下继续深造的目标。

“动手比较早,准备比较久。”如今,唐勇已经找到适合自己的复习节奏,每天按进度看书、做题、做实验,提升自己的理论知识和操作水平。他告诉记者,读研的话,他希望可以从现在研究的电容器材料转到自己更感兴趣的金属材料。

 

考研成败不是唯一评价,多元之路可以越走越宽

 

“超过九成的招生单位认为推免生的质量普遍高于统考生;超过六成招生单位认为推免政策对考生来说比较公平。”《2019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给出的另一组数据,又与考生观点大相径庭。

“如果考研录取方式过分依赖笔试成绩,会导致考研变得‘应试化’,而推免作为研究生招生录取制度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和国际接轨的一种研究生招生方式,侧重关注学生在校期间的一贯表现和综合素质,有助于研究生生源质量。”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问题所在。

他坦言,名校大多是研究型的,要为博士选拔创新型人才,考研如果还是过去的应试,自然没有竞争力。此外,推免比例的提高,会在一定程度上“挤占”通过全国统一考试考研的名额,可能让统一考研变得更难。

 

《2019研究生招生数据调查报告》就显示,上一年度,清华、北大、武大、浙大等高校突破半数推免大关。与此同时,“学校层次”成为录取重要因素。在北大、中山、华南理工2019年接收的推荐免试硕士生中,本科来自于“双一流”建设高校的占比分别高达94.8%、91%、87.24%。

“这反映出‘普通高校学生为什么而考’和‘重点院校研究生培养目标’之间存在偏差。”今年参加考研的心理学大四学生王宇(化名)对此做过分析。他认为,偏差主要源于部分考生对于考研的错误认知,将原本的过渡学位强化成一个身份,将研究生等同成功人生。

“由于一些舆论过分强调‘考研’心理场,把就业形势夸张化,就将普通院校里一些本不必去考研的人裹挟到了这个环境之中。”王宇说,人数增多了,却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统考生的质量。

 

此外,还存在一些高分低能的考生,包括部分推免生也是靠考前突击、对标打靶获取保研名额,这就导致“名校”在选拔人才更加青睐重点院校的本科生,相应地,普通高校学生的“名校”之路将面临越来越多的竞争。

这和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的观察一致。

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按照高等教育的定位,地方本科院校应该进行职业教育,培养职业技术人才和应用型人才,我国也于2014年推进600所地方本科院校转职业教育,但现实中,很多学校都想朝学术型大学发展,形成鼓励学生考研的氛围,造成本科生“就业难”和“考研热”。

“曾有高校理工专业的老师反映,有的统招新生在大学期间根本没做过实验。一些学校也完全按照考研科目来进行大学教学,把大学学习变成了‘考研预备班’,学习的内容都是围绕考研进行,非考研的科目被边缘化。”熊丙奇说,这就导致部分学生只是为了考研而学习,实际上却没有接受完整的本科教育,也不可能高质量完成研究生教育。

 

他认为,普通院校学生要从中突围,就要打破“唯学历论”,以提高能力为主导来规划考研,但在当前学历社会导向下,我国高等教育结构和社会需求有所脱节,导致办学和教学目标发生偏差,影响了学生的未来就业和长远发展。

“要破题,就必须认识到,在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社会必定从学历社会走向能力社会,学生们不要再幻想提高学历就能成为高级人才,自己有真才实学和竞争能力才是社会最看重的。”熊丙奇说。

长期负责学生职业规划和就业指导的安庆师范大学学生处处长夏建华同样发现,近几年普通高校学生报考名校的难度有所增加。为此,他建议普通院校的学生可以走“迂回”路线考研,不一定非要聚焦名校,可以先考相对容易考的学校。考上后,让自己视野和思维水平上一个台阶,之后再做考博或其他选择。

“专业功底非常扎实的学生,可以努力尝试考名校。但前期基础一般的学生,就要合理制定目标,‘跳一跳,摘桃子’。”夏建华说。

 

来自兰州大学研究生院的一位老师则建议,考生要对自身学业水平和未来发展方向有较为清晰的判断,在报考中,结合个人的专业背景、自身优势和学术兴趣理性选择报考学校和专业。作为招生单位,兰州大学会从多个方面考察考生的个人能力与专业素养。在学习能力之外,关注学生的知识储备、科研经历、交流能力、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和良好的品德素养。

“希望考研的人是个体心理健康和宏观社会心态健康的人,最终目标是成为对美好生活和核心价值观实践的人。”甘肃省心理咨询师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心理学博士莫兴邦建议,在即将到来的研究生考试面前,考生要提升自己学习自信,改变自己的认知,化忐忑为动力,不为环境所左右,不为他人所干扰,主宰自己的生命、生活、生态。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