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银幕和宣纸上诠释艺术之美——访张金玲女士

2019年7月27日   来源:中国产业播报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wnprJoriadQx61s6sTrYkUQiaZx0ZMkLGRibh9cXbSpGsC3FcOaVsm4cZM6dLVDhdYlZhcwdyaK1N1u7MUFsEav8A/640?wx_fmt=jpeg

 

上世纪八十年代,张金玲与刘晓庆、李秀明一起被称为“北影三朵金花”,为了家庭,张金玲在事业巅峰时毅然退出了自己钟爱的影视业。因为儿子,她与笔墨结缘,经过近30载笔墨丹青的浸染,她从红遍中国的表演艺术家蜕变成在翰墨世界中妙笔生花的书画家。在银幕和宣纸这两个迥然的领域,自如地诠释着艺术之美。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wnprJoriadQx61s6sTrYkUQiaZx0ZMkLGRUlyhYeliatdUAh5ib3O5yJyfMqRicibp5Wswk4icWRhpibJB2NH5rBcEeyiag/640?wx_fmt=jpeg

  金花闪耀荧幕:红遍全国影响无数人

 

1951年,张金玲出生在河北沧县农村,家中排行老大,下有四个弟弟,虽然父亲在县城工作,她却一直随着母亲生活在农村。她从小就热爱劳动,喜欢唱歌、喜爱文艺。刚刚懂事,就帮妈妈做饭、喂猪,在生产队劳动也是一把好手。她懂得生活的艰辛,懂得父母抚育自己和弟弟的不易。初中毕业后,张金玲在附近的一所小学任教。

 

大运河的钟灵,华北平原的毓秀,浸润了她的灵性。1970年,张金玲考取了湖北省话剧团担任话剧演员。“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她以甜美的容颜、月光般澄澈的双眸和似乎与生俱来的演艺天赋,很快成为剧团的骨干。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wnprJoriadQx61s6sTrYkUQiaZx0ZMkLGRk3czaUDgXzaKT1LXS3fhLnjMicm1suiccJtVMqSAZGdAeS6CicQATiaKWg/640?wx_fmt=jpeg

  1973年初春的一天,张金玲正在排练话剧《雷锋》。没想到这次排练,竟成了她生活道路上的重大转折点,她那质朴真挚的表演,得到了在排练厅观看排练的上影厂导演鲁韧的好评。于是,她应邀到上影厂参加了《渡江侦察记》一片的重拍工作,饰演勇敢豪爽的女游击队长刘四姐,这是张金玲第一次在银幕上的亮相。精明强干,落落大方一笑两个大酒窝的刘四姐很快就被全国的亿万观众记住了。在片中,刘四姐有一场单人划独木舟的戏:一根竹竿,一叶孤舟,这需要一定的胆量和技巧,当时张金玲这两项都不算突出,倔强的张金玲不愿意找替身。所以,我们最后看到的那个不仅能够驾驭独木舟,而且还在距离岸边十几米远一个撑杆跳就跳到了岸上,张金玲这个漂亮的动作不知道惊飒了多少男人的眼球。但是,张金玲在背后忍受着意外骨折的痛苦,摔了多少跟头、喝了多少水、流了多少眼泪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张金玲继而又拍摄了《大河奔流》《从奴隶到将军》《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等多部影片,成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著名影星,荣获了文化部颁发的“优秀演员奖”“金鸡提名奖”和“山东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等诸多奖项,影响了无数的中国人。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wnprJoriadQx61s6sTrYkUQiaZx0ZMkLGRibF35o39ZHR1opvgIMOzwvibuicR5ic5AHdxiasD6qZuWoV5Nib33XNe7oSA/640?wx_fmt=jpeg

  淡然转身:为家庭放弃事业

 

在《许茂和他的女儿们》中,张金玲扮演的三辣子一角,更是深入人心。拍完该片之后,一直片约不断的张金玲接到了西安电影制片厂《爱情与遗产》的剧本。一向追求挑战尝试创新的张金玲很喜欢这个角色,希望能够在自己风华正茂的年龄阶段演一部爱情题材的影片。但身不由己的是,张金玲最终接演的却是一部被称为会影响到北影和珠影关系的影片《姐妹俩》。遗憾的是,《姐妹俩》因为种种原因遭到了禁演。这对于表演道路顺风顺水的张金玲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的沉重打击。即便身边的同事朋友,都轻描淡写地劝她看开点,但对自己过于苛刻的张金玲却久久绕不过这个弯子。用张金玲自己的话说:“索性我就停下来吧!”

 

此时停下来的张金玲,不是息影,而是整理自己的表演经历。很快,由著名导演李翰祥执导的、中国大陆和香港的第一部合拍影片《火烧圆明园》找到了张金玲,刘晓庆演西宫,张金玲演东宫。带着上部戏被禁演的紧张与忐忑,张金玲满怀欣喜与兴奋的创作热情投入到《火烧圆明园》的准备工作中。就在这时候,命运的拐点毫无准备的降临在欲要重出江湖的张金玲身上:她怀孕了。一边是喜爱至极的电影角色,一边是突然到来的腹中胎儿,如果可以同时选择,张金玲一定会都不放弃。但是,拍摄清朝戏的辛苦与劳累程度,可想而知。导演“拍戏不能要孩子,要孩子不能拍戏”的严格条令,让张金玲左右为难。

 

在事业与母爱的较量中,母爱最终占据了上风,张金玲就这样放弃了许多女演员奋斗一辈子也争取不到的机会,忍痛回归家庭。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wnprJoriadQx61s6sTrYkUQiaZx0ZMkLGRWOMySgpRibMLbamaicCP3vLT7xkpXJ9K6duFsEibJOEMJ6naFwMXRXc9Q/640?wx_fmt=jpeg

  当时的张金玲,已过而立之年,拥有一个属于自己小生命,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那时在张金玲看来,艺术就是她的生命,没有什么能割断她与电影的联系。可是,偏偏孩子要和她钟爱的表演事业一起来抢夺分身无术的张金玲。导演要张金玲好好考虑考虑。“从知道孩子闯到我怀里来的那一刹那,我就感觉‘我就是母亲了!’我要保护他!不用考虑了,我要孩子不拍戏。”张金玲说。

 

放弃了《火烧圆明园》的张金玲,一心一意等待孩子的降临,为了减肥而每天坚持的跳绳运动也嘎然停止。儿子的降生,使张金玲收获到了比拍摄电影更大的充实和快乐,因为她体会到了什么是母亲和母亲的伟大。在儿子半岁的时候,张金玲也曾尝试过复出影坛,但对孩子的挂念和惦记使她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在角色上,几经思量后,张金玲做出了一个比放弃《火烧圆明园》更残酷的决定:“我该回归家庭了,我不能再恋着我的银幕了,我有孩子了,有家了。”

 

昔日的电影金花就这样淡然退出,没有任何声响,完全的告别了电影,甚至连电影杂志、报刊都不再阅读,以免让自己难过伤心。但是张金玲一旦看到儿子,所有的烦恼和忧伤统统不见了,哺育和辅导儿子成长,成了告别影坛后张金玲生活的全部重心。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wnprJoriadQx61s6sTrYkUQiaZx0ZMkLGR19ibNkibtuQNqbCjQ3pbYLjs7B338p0YgkqjAayCnqLm0G997vGKIQpA/640?wx_fmt=jpeg

张金玲在美国洛杉矶尼克松博物馆参展

  虔心学画:作品有“白石遗韵”

 

1990年,儿子上小学了,张金玲的空闲时间多了起来,在丈夫介绍下,她拜齐白石的入室弟子、著名画家娄师白为师。第一次见面时,娄师白看一眼张金玲说:“练书画很苦、很枯燥,你这么漂亮,吃得了这份苦吗?”张金玲回答道:“娄老,我在农村长大,能吃苦。就在前些年,我还经常回农村帮家里收玉米、割麦子。”娄师白让张金玲写下“平安是福”四个字,见她字体飘逸娟秀,充满灵气,娄老当即将她收为关门弟子。

 

最开始,娄师白教张金玲画虾。张金玲画了三个月后,将自己最得意的一张请恩师指点。师母说:“金玲,你画的虾还不错,还像虾。有的学生画的像海参。”娄老夫人委婉的批评,激发了张金玲骨子里的不服输,此后她学画更加努力。一只虾,竟让她整整画了3年!期间娄师白劝她:“金玲,换换画别的吧,不然你就画烦了。”可张金玲说:“老师,你说我什么时候及格我什么时候再换,基本功很重要呀!”1994年,在山东威海,张金玲给娄老交画作,娄师白赞叹不已:“金玲,你出师了,画的虾可以卖了,不要卖太贵。”

 

后来儿子去了加拿大留学,张金玲重新开始规划自己的生活。儿子不在身边,她将全部精力和激情投入到绘画上,张金玲的精神与生活以另一种方式——书法和绘画延续和坚持了下来。从此,她每天苦练书画,从未间断。她没有现代艺术院校的学习经历,也从不夸耀自己的门派出身,但她以常人罕见的顽强、不懈和悟性,迈进艺术的殿堂。她像一个刚入学堂的小学生一样谦恭礼师,虔心学画。梅花香自苦寒来,一入画坛,她就像一只蜜蜂振翅采蜜、孜孜不倦,其习画作品成筐累箧。

 

  张金玲那种刻苦认真劲儿令恩师娄师白也很意外。定好的交作业时间,每次她都按时完成,风雨无阻。有一次上课途中突然下大雨,张金玲坐地铁赶到恩师家里后,身上都淋湿了,怀里的画却干燥如初。娄师白心疼地说:“下雨可以不来。”可张金玲不在乎,她说:“我要珍惜每一次交作业的机会。”

 

功夫不负有心人,聪颖的天资加上勤奋的努力,使她很快把握了笔情墨性。她的画涉及肥蟹、风荷、群山、唐朝仕女等,题材非常广泛,工笔、写意等技法样样精通。齐门独创的墨叶红花,逐渐在她的笔下鲜活起来。牵牛花、牡丹花、菊花、荷花,花花绽放;墨虾、墨蟹、墨青蛙,栩栩如生。她的书画作品里洋溢着自然、淳朴、清新、秀美的气息,真实地体现了她善良、朴实、细腻的内心世界。

 

她的仕女系列,眉目传情,暗香浮动,秀外慧中,言笑绝佳。她的荷花,无论墨色和线条,结构和意境,都细致而空逸,一笔一划,如诉如歌;墨淡墨浓,亦情亦爱。那《墨荷》《香远溢清》《洁情根似玉》《无声》《听雨》《荷塘清趣》《清凉世界》等作品,让人走进清妙纯美的辽阔,身不由己地被卷进她的艺术浸润之中。我仿佛看到那每一朵荷花盛开的都是佛的梵音,都是开颜的慈眉善目母亲的笑容,都是金玲自己曾经努力过的辉煌过的和正在追求的艺术之神。

 

她的《蝶恋花》,那孜孜不倦地追求艺术之美的“蝶”,正是勤奋、刻苦、辛劳的金玲。那艳花硕树,正是金铃一步一阶向艺术殿堂耕耘出的一树又一树的花朵。至于《声出山泉之间》呼之欲出的青蛙,《一片芙蓉引鱼来》《细雨鱼儿出》等作品的小鱼、虾、蟹等小灵物,贤者皆称秉性白石大师的遗韵。她代表作之一的《虾》,著名国画大师范曾为其所题的是“白石遗韵”,称她是当今画坛不可多得的女画家。娄师白先生题跋是“颇得白石老人之笔意”。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wnprJoriadQx61s6sTrYkUQiaZx0ZMkLGRc5JKab0r2HmptQfMkjmYRoywPXLtVdJ0kV2UbZqjjXibxyqdZJ6v76A/640?wx_fmt=jpeg

太原体育电影展开幕式,为体育健儿题词

  气象风华:不长皱纹的艺术梦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是宋代大儒周敦颐咏荷的千古名句。荷花的高洁之美似乎与张金玲的心性相通,在姹紫嫣红的百花丛中,她最钟情的还是那沐于晨露、浴于清流、翠叶如盖、花蕾似炬、花开缅缅、花香冉冉、高雅圣洁的荷花!她爱荷,几乎到了如痴如醉的程度。酷暑盛夏,正是荷花的盛开的季时,她挥汗于未名湖畔,挥毫于北海岸边,对莲写生、为荷写神。

 

说起与荷花的渊源,张金玲有些动容。她说小时候自己由姥姥照顾,一到夏天便与小伙伴们在水边玩耍,每次姥姥叫她回家,张金玲便藏在荷花或荷叶丛中。可以说,荷花见证着她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与亲人间的感情。

 

随着年龄的增长,张金玲对荷花愈发钟情如痴。荷花则以其生物的灵性,赋予她灵感、馈予她神思,使她的荷花摇曳于宣纸之上,滋长于笔墨之中,田田盖盖、袅袅婷婷、映日熏风,受到了画界的高度评价。

 

张金玲的彩墨荷花,让我们看到了画家的精神气质和独特风骨,并从中读出了她高洁的思想品格。我们观赏每一幅彩墨荷花,都能感受到她那种自然流露的雍容大度的气质。观赏她的每一幅画,都能体会到其中洋洋洒洒的诗意与傲洁的心性在交融。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wnprJoriadQx61s6sTrYkUQiaZx0ZMkLGRsXErv0zdVf0g4qL8QWrsKJcyQXGrjicfG54Tlp8NQOBh9cgDzLyBQCA/640?wx_fmt=jpeg

  张金玲说,学书画以后,她更加敬重书画界的前辈和老师了,深知一笔一画看来易得,但要画好、画精、画出意境,确确实实是千辛万苦始出来。“演员是众多的人共同完成的艺术,有导演的指点,有同行的交流和衬托。而书法是一个人与一张白纸,一支笔,一团墨之间形成的艺术,当你与它们融合的时候,你的思想,你的美学,你的情感,你的知识,你的灵魂深处要流向外界的那股心灵的泉水,就止不住地流向你蘸满彩墨的笔峰,你自己喜欢的,就在白纸上开出了你心田里要开的朵朵灿烂的花。创作过程中的艰辛和欣悦,不亚于母亲孕育孩子。”张金玲深有感触地说。

 

欣赏张金玲的作品,你能体会到她内心深处的自信与独立。经过近30年的不断磨砺,她在传统绘画艺术的基础上,不断融合西方的艺术技巧,创造自己独具特色的作品。她的彩荷系列作品,正是内心世界的完美写照。旷达的诗性和博大的意象并存,艳而不俗的荷花,亦或饱满鲜明的荷花写生,都能感受到作者诗性的笔墨意蕴和纯正的品格观念。

 

进入新世纪以来,张金玲携作品多次在北京、山东、广东、辽宁等省市,以及日本、韩国、伊朗、印尼、加拿大等国家举办个展或受邀参展,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赞誉。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wnprJoriadQx61s6sTrYkUQiaZx0ZMkLGRVVclHId1Mwl31pWE2GicNlkQjADQNicFXoRnPvSU4tRjXeBCSryVCibJQ/640?wx_fmt=jpeg

  2002年,由山东威海鸿佳文化公司为张金玲举办了四个城市的书画联展;2003年,在沈阳大剧院举办张金岭电影回顾展书画汇报展;2005年,张金玲在深圳何香凝美术馆举办了“纪念中国电影百年华诞——张金玲书画展暨《张金玲百花集》首发式”;2006年,在河北唐山举办张金玲走近百姓书画展。2009年7月,中国艺术家协会授予其“德艺双馨艺术家”荣誉称号。

 

艺术是厚爱张金玲的。在景德镇的“悟泥斋”,陶艺工艺大师余效团先生竟然那么信任她,鼓励她大胆地在瓷器上绘画。她第一次竟也轻松自如地在瓷器上绘画,好比在宣纸上绘画的感觉一样自如,第一次将齐派艺术的虾,永久地画在了瓷器上。当地的民俗每一次烧窑是要祭窑的,祈愿每一件陶瓷都烧得完美无缺,“是上天太厚爱于我,是景德镇太厚爱于我,后来开窑,开了个满堂彩,我在陶瓷器具画的每一件作品,还没有一件是次品,成了景德镇的又一佳话。”

 

张金玲用电影演员的眼睛去捕捉艺术之美。“作为一个演员,在春去秋来的自然规律面前,那种惜红悲秋的挽叹,总会时不时地叩击你的心窗的。而一当走进书画的世界以后,顿觉视野更开阔了,长空云千古,乾坤一点墨,艺术海洋的无边无涯,让我整个身心都被滋润得如雨后的春芽,蓬蓬勃勃,我的书画生命,好比春风开启了我后半生倾注心力的另一个艺术之门。”

 

从灯光闪耀、掌声如雷的彩色舞台,到磨墨展纸、沉思细度的寂寂画室,反差虽大,但她收放从容。对此张金玲感触良多:“每个人都要经历自己的人生,最重要的就是要在生活中得到一些新的人生感悟。每个人总是要走完人生的这一个圈,我说只要心里不长皱纹就好,老就老吧。”在她眼中,书画和电影一样都是她的梦,是一个越做越美的梦。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wnprJoriadQx61s6sTrYkUQiaZx0ZMkLGRAUEGOVwa1b4ibXYCQAgFBStTXmTV9MMO8ibGr5W3q9qRdIvo7KM2fUMQ/640?wx_fmt=jpeg

加拿大多伦多书画展酒会上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wnprJoriadQx61s6sTrYkUQiaZx0ZMkLGRucRQNhZ4k2fFsb9Daicy9ByNS1StyLWUiaYWzuGdicRXrVPfQWOCsA7kQ/640?wx_fmt=jpeg

台湾书画展会和唐国强卢奇合影

  【张金玲档案】

 

张金玲,著名表演艺术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视协艺术家诗书画学会艺术顾问、国家广电总局美术家协会理事。

 

曾在《渡江侦察记》《从奴隶到将军》《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瞧这一家子》《黄英姑》等多部影片中出演主要角色绽露芳华,被业界认可、被观众喜爱。

 

1990年,拜国画大师娄师白先生为师学习绘画,得齐(白石)派真传。又在中国国家画院、中央美院进修学习,博采众长、不拘一格。

 

先后在河北、山东、江苏、广东及加拿大等国内外相关城市举办个展,多次参加全国各地(包括香港、台湾)及法国、美国、日本等国家的书画联展巡展活动。

 

曾出版《张金玲影画集》《张金玲百花集》等,作品被社会各界广为喜爱并收藏。

 

 

(来源:神州杂志)